•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二三零章 殿主也得背黑锅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不行么?”一向沉稳的霍凌霄张开双臂,以肆意张狂拥抱天下的气势说道:“整个镇乙殿境内,唯我独尊,谁敢不从?别说区区美酒,要谁的脑袋也是信手摘来!”

        天雨知道他这个时候心情不错,也不忍坏他雅兴,可还是提醒道:“殿主,东来洞的洞主换人了,那个苗毅已经被杨庆贬为了马丞,您忘了吗?”

        “呃……”

        她的提醒倒是把霍凌霄给问住了?!疚薜靶∷低鴚ww.www.zag459rv.com】

        不错,他就是苗毅在镇乙殿梅园中撞见后强行逼迫结拜的肖乙主。

        苗毅只是为了一时脱身,扔下一坛美酒随便打发了就跑了。

        对苗毅来说,这个结拜大哥可有可无,压根就没放心上。

        对此霍凌霄也明白,同样的,对霍凌霄来说,他当然也不会把区区一个东来洞洞主放在眼里,梅园的结拜也只当成了一时哭笑不得之下的戏谑玩乐,同样也没有把那位贤弟给放在心上。

        他堂堂镇乙殿殿主,当然不会让外人知道他和下面一个小小的洞主是结拜兄弟。

        消息传出去对苗毅来说只有沾光的份,不需要负什么责,能力有限,也负责不上,无任何心理负担。

        可对霍凌霄来说,一旦消息泄露,他就有点尴尬了,你身为堂堂殿主,手握大权,不照顾自己的结拜兄弟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理是这么个理,如果真是真心实意的结拜兄弟?;袅柘龅比换嵴展?,可他和苗毅之间算什么结拜兄弟?犯得着背上那个人品不怎么样的累赘吗?还不如继续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如此一来,堂堂殿主指定地位隔着十万八千里的东来洞献上美酒算怎么回事?何况人家已经不是东来洞洞主了。让东来洞献酒,人家区区一个马丞未必会当回事,你总不能再指定那位马丞献酒吧?

        真要这样搞了,肯定要闹得大家探寻究竟。

        “口腹之欲不要也罢!”

        霍凌霄唏嘘一声,摆了摆手,打消了一时兴起的念头……

        镇丙殿,来自镇乙殿的喜讯传到。

        侍女非云来到静室门口叩关?!暗钪??!?br />
        “进!”静室内邬梦兰淡淡回应了一声。

        非云入内不一会儿,里面传来邬梦兰沉沉冷哼,“好个无耻之尤!”

        坏了心情的邬梦兰出关了。俏脸上无表情,回到正厅坐下,手里拿的玉牒又是“?!钡囊簧?,被捏爆了。这女人似乎有捏爆东西的嗜好。

        非云问道:“殿主要去贺喜吗?”

        “贺喜?我是不是还得带着礼物去给他霍凌霄恭贺去?”邬梦兰白了她一眼。

        知道一时失言惹了主人不高兴。非云脑袋一低,不说话了。

        “你真以为是请我喝喜酒?他是想显摆给本座看!”邬梦兰手拍茶几,断然道:“别理他!”

        说是不理,不过被霍凌霄的修为给超越了,显然对她的心情还是有点影响,估计暂时也没了心情继续闭关修炼?;赝酚治剩骸白罱惺裁词侣??”

        “一切如旧,并无什么大事?!狈窃苹亓艘簧?,从储物戒里取了一堆玉牒出来。摆放在了茶几上。

        心情有些烦闷的邬梦兰随手拿了一份玉牒查看,希望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早年和霍凌霄本是一对情侣。后来因为霍凌霄和其他女人的事,两人闹掰了,再后来霍凌霄发现人不如旧,又来追求她,邬梦兰的性子二话不说让霍凌霄请回。

        两人最后可谓是较着劲来的,有竞争有动力,反而促使两人双双一路爬到了今天的地位。

        到了一定的地位后,因为利益关系,两人又不得不保持若即若离的合作关系。

        一份份玉牒看下去,邬梦兰发现万兴府那边的奏报玉牒较多,也能理解。

        如今的刘景天可谓是大错小错都不敢犯,保持着大事小事事事请示的态度。

        “怎么又是东来洞?”邬梦兰突然抬头,晃着手中的一块玉牒问道:“东来洞的这个索赔清单,还在每年往这里送?”

        “是的!”非云回道:“这已经是第十三份了,虽然归义山那边每次都将信使给斥责赶回了,可东来洞那边还照样是每年一字不改地送来?!?br />
        邬梦兰有点哭笑不得,“本座一直等着那边闹事,倒是闹出来给我看看,我也好找霍凌霄算账,可每年送这东西算怎么回事?他东来洞不嫌麻烦,我还嫌看腻了?!?br />
        玉牒随手往桌上一扔,“那边到底在搞什么鬼?刘景天就没查到一点消息?”

        “婢子也问过刘景天,刘景天回报说,这东来洞和镇乙殿那边的其他洞府有点不一样,其他洞府人员混杂倒是容易打探消息,可东来洞的成员非常统一,铁板一块,而且在那边很低调,外人很难探到什么消息?!?br />
        “我怎么越想越觉得是霍凌霄那狗贼在故意恶心我?”邬梦兰又将玉牒抓在手中嘀咕。

        说来万兴府的府主刘景天,其实还得感谢东来洞那边每年一次送来的玉牒。

        正因为邬梦兰一直怀疑是霍凌霄在故意恶心自己,不想让那边认为自己是恼羞成怒撤了自己手下,所以才一直没动刘景天,否则刘景天那个府主的位置早就换人了。

        “让那废物打探个消息都打探不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壁卫加峙南铝擞耠骸?br />
        镇乙殿,平湖山色之间,一只楼船泛于湖中。

        心情不错的霍凌霄正处于休闲放松的状态,坐于船尾垂钓,流星在旁蹲于一小炉边烹调着鲜鱼,香气四溢。

        一道人影凌波微步而来,落在船上,正是天雨,走到流星身边俯身闻了闻锅子里的香味,一脸迷醉。

        “邬梦兰那边没有回话吗?”手握钓竿的霍凌霄突然出声。

        “没有,估计是不会来给殿主贺喜了?!碧煊昝蜃煲恍Φ?。

        霍凌霄鱼竿一提,鱼钩上空空如也,目光扫过湖面,突然挥杆一甩,鱼线唰地切破湖水,紧接着一提,一条十几斤重的肥鱼直接被钩了上来。

        连鱼带鱼竿一起扔在了船上,拍了拍手站起道:“她不来,我去找她好了?!?br />
        说走就走,人影迅速射空而去。

        天雨、流星无语相视摇头,可惜了一锅为殿主大人精心准备的美味……

        东来洞外,一骑疾驰,龙驹之上不是别人,正是镇乙殿殿主霍凌霄。

        他本来是要直接去镇丙殿请邬梦兰喝喜酒的,邬梦兰既然不来,他就亲自送去好了。

        其实说到底,就是想恶心邬梦兰,那女人也没少恶心他,来而不往非礼也,岂能让对方躲过去。

        飞行至半途,发现已经到了南宣府境内,不由想到了处于南宣府境内的东来洞,反正已经到了这边,不如去趟东来洞弄几坛好酒,不是给邬梦兰送喜酒吗?有好酒也有好借口。

        让东来洞献美酒不方便,动静太大,既然来了,不如亲自去一趟,反正底层那些人应该都不认识自己。

        于是霍凌霄弄了匹龙驹来,装模作样直奔东来洞,准备去拜访那位便宜贤弟。

        谁知驰骋到进东来洞的山路路口时,迎面见到一骑从对面拐了出来。

        看到对面龙驹上的人时,霍凌霄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紧急停下坐骑,瞪大了眼睛看着。

        对面一骑也紧急停了下来,上面是个美貌妇人,气质高雅。

        两匹龙驹双双停在了进山的入口,骑乘的两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一男一女,双双大眼瞪小眼。

        这个美貌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镇丙殿殿主邬梦兰。

        两位殿主大人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撞见,而且还是骑着龙驹相见,都感觉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霍凌霄驱使坐下龙驹慢慢绕着邬梦兰一圈又一圈,上上下下审视这女人,只见邬梦兰已经换上了一身素蓝便装,风韵不减。

        “邬梦兰,你来这里干什么?”霍凌霄挑眉问道,心中却是略带警惕。

        邬梦兰心中冷笑,堂堂镇乙殿殿主怎么会来一个小小的东来洞,看来自己还真的没有猜错,果然是这狗贼在背后搞鬼,故意恶心自己。

        “这里虽然是你的地盘,可没谁规定不能路过吧?莫非想到宫主那去评评理?”邬梦兰反击道。

        “路过?”霍凌霄看看进东来洞的路口,再看看对方的龙驹坐骑,冷笑道:“堂堂镇丙殿殿主竟然骑着龙驹路过这里,倒是稀奇了?!?br />
        邬梦兰针锋相对道:“堂堂镇乙殿殿主骑着龙驹出现在这里,本座也觉得很是稀奇!”

        “这是我的地盘,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br />
        “难道我这样玩你有意见?”

        “当然没意见?!被袅柘鲈俅慰戳搜鄱炊捶较?,“不过你出现在这里这样玩,我就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居心叵测了。咱们也别绕圈子了,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自己看去?!壁卫即哟⑽锝淠谡俪鲆豢橛耠喝恿斯?。

        霍凌霄抓到手中,看过后愕然,“索赔清单…归义山又攻打了东来洞?”

        他想,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牵涉两殿的事情,下面人应该没那么大胆子隐瞒不报才对。

        “装!你继续装?!壁卫贾缸潘种械挠耠?,冷笑不止道:“霍凌霄,你敢说这事不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 唐砖 修真老师生活录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医道官途 火爆天王 官术 圣王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