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二零八一章 童怜惜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夏侯承宇入座,几句代表天威的话免不了,随后仙娥穿梭内外席间,琼浆玉露和美味佳肴上了席面?!痉缭菩∷翟亩镣鴚ww.www.zag459rv.com】

        天后遥杯,众人同饮,算是正式开席了。

        席间,夏侯承宇除一开始对云知秋客套了两句,之后几乎没再正眼看云知秋,只顾和一旁的媚娘谈笑,有冷落云知秋的意思。

        而两旁能靠近的天帝妃子们也没人与云知秋搭话,大多和云知秋没什么关系,能和南军搭上点关系的目前又没有和苗毅这边建立值得信任的联系,那些降将进贡入宫的妃子也因背景失势受到排挤,坐席靠近不了这边,众目睽睽之下的云知秋明显受到了冷待,不过云知秋倒是举杯坦然,无所谓的样子。

        这一切,下面在座的雪玲珑看在眼里,心中焦虑,惦记着回头提醒徐堂然,王爷可是把进献妃子入宫的事交给了徐堂然的,今天这事明显搞的王妃没面子。

        很快,编排的歌舞上场,引人注目。

        离宫正殿内,满朝大臣在座,亦是歌舞升平,君臣同乐,徐堂然意气风,找到了高大上的感觉。

        花园内,佳丽如云,风光无限,新贵绽露。

        美味佳肴之后,钟鸣鼓响回荡,宴席结束,朝臣以青主为,佳丽以夏侯承宇为,纷纷出了离宫,开始游览御园,男女各有路线。

        平常不开放的三千里仙桃园,夏侯承宇带了众女进入,让大家随意观赏,园中仙雾袅袅,果香芬芳沁人。

        云知秋不动声色地四处搜寻,锁定了童怜惜,准备找机会接近。

        谁知腾飞的宠妾朱优美倒是不动声色接近了,一副偶遇的样子,盈盈行礼,“王妃娘娘?!?br />
        云知秋笑吟吟点头,若非苏韵提点的话,她恐怕还真会当做是偶遇,心中知道要来事了。

        不待说什么,朱优美已经近了她身前,开口就是赔礼道歉,“之前是我管教无方,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娘娘不要见怪?!?br />
        云知秋诧异道:“优美,何出此言,你什么时候冲撞了我?”

        朱优美苦笑摇头:“这事全怪我,我事先找了几个下人来打理别院,不想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擅自闯到了王府别院,惊扰了王妃娘娘?!?br />
        云知秋惊讶:“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朱优美扶开眼前划来的树枝,“看来娘娘真的是大人大量没往心里去,其实我之前也不知道,后来知道下面有人去了王府别院打扰,一问才知,过去惊扰的奴才名叫曹万祥和田芷君,这个曹万祥乃是娘娘手下爱将慕容将军的前夫,当年为了上位不惜休妻抛弃了慕容将军娶了那个田芷君,嬴九光奸谋落败,这对男女降了我家王爷,本好心收留,谁知竟还敢去打扰慕容将军,是我管教不严,娘娘千万别往心里去?!?br />
        云知秋:“哦!优美说的是他们呐,还当是什么大事,这种人不值一提,不说也罢?!彼幌胩教终飧?,若真如苏韵所说,慕容星华都没表态,她也没必要跟两个小人物计较害了他们性命。

        “娘娘果然是大量?!敝煊琶佬ψ旁蘖艘簧?,既然云知秋说不提,她也就不再提起,不过既然已经搭上了话,也就不会轻易作罢,主动找话道:“听说牛天王府风光秀丽,我还从未去过,今天见到娘娘,不禁念想,得向娘娘讨个情面,不知得空能否前去一观?”

        云知秋:“本就是昊王府旧宅,也没做什么改动,优美若有兴趣,那是请不到的贵客,自然欢迎之至?!?br />
        朱优美掩嘴咯咯一笑,“既然娘娘都这么说了,那就讨个吉利,赶日不如撞日,园庆结束后,我就沾娘娘的光随道一同前往如何?”

        云知秋笑吟吟点头,“好!”

        脑中想起的却是当年拜见这女人时,这女人眼高于顶不冷不淡的样子,如今却是话里句句带着奉承,心中不禁唏嘘,还真是世态炎凉此一时彼一时。

        不过这一路有好听话听着,也不失为美事,然朱优美似乎也不愿太多人看到她和云知秋走的太近,途中找了个理由走了。

        这仙桃园浩瀚,古桃树遮障,仙雾袅袅,找人不宜,却也正是避人耳目谈事情的好地方。

        离桃园外汇合还有不少时间,云知秋遂暗中吩咐了飞红和雪玲珑,分几路寻找童怜惜。

        好一会儿后,雪玲珑那边传来消息,找到了。

        云知秋去到时,只见童怜惜坐在一个亭子里,正和一妇人坐着说笑,云知秋又指使了雪玲珑过去拜见,让其找了个理由将另一妇人给支走了,同时又让人四周看着,这才从桃林中走出,径直走入了亭内。

        见到云知秋走来,童怜惜赶紧站起行礼,“王妃娘娘?!?br />
        “原来是怜惜??!”云知秋貌似惊讶,迅伸手示意不必多礼,同时请坐,“逛着无聊,见到亭子来坐坐,没想和怜惜碰上了,倒真是有缘?!?br />
        童怜惜矜持一笑,陪坐在旁,温婉端庄,不像是性格开朗的人,言语不多,云知秋问一句才回一句的那种。

        云知秋言语试探略作观察,心里基本上已经对妖僧的话信了三分,她是见过江一一的,拿印象中的江一一出来对比,现这童怜惜眉宇间和江一一果然有几分相似,凭江一一的英俊容貌,其妹妹的姿色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怪不得能成为洛莽的宠妾。

        心念流转间,云知秋忽叹了声,“看到怜惜,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怜惜像是我一个故人,长的有点像呢,我那故人姓江,江湖的江,不知怜惜认不认识?”说此话时,严密关注着对方的细微神情变化。

        童怜惜袖子外的十指明显一缩,目光剧烈闪烁了一下,不过表情上却无太大反应,沉着的很,抬头看了看四周,问道:“王妃娘娘就一个人吗?”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凭云知秋如今的身份,众星捧月一般的新贵,怎会只有一个人闲逛,显然并非对方所谓的巧遇,而是故意来巧遇的。

        云知秋已经察觉到了点什么,笑吟吟道:“一个人清净,怜惜看来也是个喜欢清净的人,正好我们姐妹清净着说说闲话,无人打扰,你说呢?”

        童怜惜慢慢站了起来,欠身给了一礼,微笑道:“怕是要搅了娘娘雅兴,我还要去陪广王妃,就不打扰娘娘清净了?!彼蛋湛羁疃?,身段优雅。

        云知秋捋着衣袖,慢条斯理道:“我那江姓故人一直在找他妹妹,一直找不到,后来实在没办法,找到了我,托我帮忙找。为了帮这个忙,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尽,才打听到了点线索?!?br />
        童怜惜的身子已经僵在了亭子的出口,寸步难动,娇躯略显抖动。

        云知秋斜了一眼,继续漫不经心道:“看来是我的线索有误,怕又要让我那故人失望了?!?br />
        童怜惜再次回过身来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盯着云知秋道:“我不懂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妃是希望我帮忙找人吗?”

        云知秋暗道,不愧是受过群英会训练的,戒备心很强,轻易不松口,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伸手示意道:“怜惜如果愿意帮我这个忙的话,不妨坐下来慢慢谈?!?br />
        童怜惜慢慢走回原位坐下。

        云知秋暗叹,可惜当年的江一一做事谨慎,身边没有留妹妹的书信,不然直接核对法印就完事了,也用不着这么麻烦。问:“可愿听我讲个故事?”

        童怜惜道:“洗耳恭听?!?br />
        云知秋思索酝酿了一下,叹道:“我那朋友姓江,有一个妹妹,兄妹两个相依为命,他说他妹妹小时候最喜欢吃糖葫芦,然他总是没钱买,有一天群英会突然出现,把他们给带走了,兄妹两个在群英会踏入修行门槛后,就分开了,此后再也没见过,他不知道妹妹长大后的模样、在干什么、身在何方,唯一能确认对方活着的办法就是每隔一段时间能收到对方带有法印的书信。因为妹妹在群英会的手上,被逼之下,有些事他不得不做,他化名为江一一,成了天下人人欲诛之的淫贼,帮某些人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也极为担心妹妹被逼,遂托我解救他妹妹?!?br />
        听到前面童怜惜已是泪崩,默默泪流满面,她小时候喜欢吃糖葫芦的事除了她哥哥知道外,就连群英会也不知道,云知秋说到这个的时候,她基本上就已经确认了对方的确是受自己哥哥托付而来。

        可听到江一一这个名字时,忍不住浑身一颤,实在是这个淫贼当年太有名了,连她外出都得防着,更重要的是,她已经知道了那个淫贼惨死的下场,好像就是牛有德做鬼市总镇的时候死在了牛有德的手上,霍然抬眼,泪眼冒火道:“你们杀了他?”

        云知秋盯着她道:“并非我们杀了他,你听到的只是传闻,有人在掩盖真相,不想让人知道江一一和群英会有关,而真相往往与传闻不符,若非如此,我又怎会知道这个故事,又怎会受他所托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帮他找他妹妹,有托付仇人这样办事的吗?”

        童怜惜哽咽摇头道:“是谁杀了他?”

        云知秋漠然道:“想知道真相?可我凭什么告诉你?只是找你帮忙,你似乎没必要知道的太多?!蔽赐甏?。

    推荐阅读:神座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神煌 重生之温婉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