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一七九九章 虎虽死,虎威犹在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是!”唐鹤年低头应下,复又抬头问道:“就怕此事有诈,也许青主告诉战如意的消息未必属实?!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zag459rv.com】”

        寇凌虚沉吟道:“从目前夏侯家发生的情况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能吻合上。嬴九光那边也担心有诈,他的意思是,由我们几个老家伙去探望一下,亲自见上夏侯拓一面自然就知真假?!?br />
        寇铮忙道:“不可!万一是青主和夏侯拓联手作局的话,父亲此去岂不危险?儿子愿代父亲前去探望?!?br />
        寇凌虚摆了摆手,“你去没用,你还不够那个资格,你去了不见得能见到夏侯拓,夏侯令就能把你给打发了,难道你还能硬闯不成?就算你能见到也只能是远远看上一看,根本没办法接触到夏侯拓,只有我们几个亲自去才能接触到一探真假?!?br />
        寇铮着急道:“可这太危险了?!?br />
        寇凌虚走到门口眺望远处,“你放心,我们几个不会扎堆一起跑去,轮流前往,另三家做好接应的准备,谅青主和夏侯拓也不敢乱来!”

        天翁府邸,嬴九光是第一个来到的,来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直到到了夏侯家的大门口,夏侯家才知道消息。

        夏侯令亲自出来迎接,“嬴天王法驾亲临,为何不事先交代一声,令有失远迎,还望天王恕罪?!?br />
        嬴九光在那直摇头,“贤侄,本王也是突然听说了一个不妙的消息,一时心急如焚就这样跑来印证来了,情急之下忘了做准备,冒昧来访,还望不要见怪??!”

        夏侯令心中暗暗鄙夷,你这种身份的人出行还能忘了准备?下面养那么多人是吃干饭的吗?

        当然,他自然也清楚对方的来意,赶紧伸手相请道:“天王,里面请!”

        嬴九光却是抓了他的手腕,一起朝里走去,神情凝重道:“听说天翁大限将至,是真的吗?”

        夏侯家的消息到目前为止依然封锁很严密,夏侯令不知他哪听来的消息,不过多少有一点判断,之前封锁消息时未见人来,青主那边来过后这位就知道了消息,十有**是天宫那边走漏了消息。

        “哎!”夏侯令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嬴九光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拉着夏侯令,“快快快,快带本王去见你父亲!”

        碰上这种老无赖耍流氓,夏侯令有点无语,搞得这里是对方的家里一样,他几乎是被嬴九光直接给拖去了禁园。

        “老哥哥,小弟看您来了?!?br />
        进了寝殿,一见盘膝而坐神情萎靡的夏侯拓,嬴九光立马一声悲呼,一副恨自己来晚了的样子。

        “嬴天王来了?!毕暮钔匚⑽⒁恍?,正要还礼,谁知嬴九光立马抢步过来,双手扶住了他,很恭敬地让他安坐静养,顺手也把住了夏侯拓的脉搏,在那施法查探,边说:“听到消息,小弟委实难以相信!”

        一副关心夏侯拓的身子,帮着看病的样子。

        夏侯令在旁暗骂,有够无耻!

        “这…这…难道是真的?”放开夏侯拓的脉搏后,嬴九光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模样。

        “空空而来,空空而去,人之常情?!毕暮钔氐ψ呕亓?,又叹道:“有件事情还需天王帮忙??!”

        嬴九光就差拍着胸脯做保证,“老哥哥尽管说,只要是小弟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夏侯拓朝夏侯令那边抬了抬下巴,“我身体日渐衰败,难以主事,老二已经继承了夏侯家家主之位,陛下也答应了让他承袭天翁爵位,可我怕我看不到那一天呐,担心此事会出什么变故,承袭爵位之事,还望天王在朝堂上鼎力相助??!”

        嬴九光拍着夏侯拓的手背,万分肯定地保证道:“老哥哥把心放在肚子里,此事某就算血溅三尺也定当力荐到底,绝不含糊!”

        “多谢了!”

        “老哥哥说这个就见外了?!?br />
        嬴九光当然不可能在这里长住,太危险了!

        最终还是告辞了,再三请夏侯拓保重身体是免不了的,走之前留下了探望的贵重礼物。

        他回去后,寇凌虚又来了,四大天王可谓接着茬地轮流来探望。

        关键是嬴九光确认了夏侯拓真的寿限已近寇凌虚也不敢全信,还是要亲自来查看过后才放心。

        寇凌虚如此,后面的昊德芳和广令公也是如此,哪怕最后一个听到了三家之言也不敢信任,在这种事情上这几位没哪个能道听途说就能了事,非得确认个清楚不可。

        来后,一个个都极为关心的帮夏侯拓查看病情,陪在一旁的夏侯令算是见识了这些所谓天王的无耻,平常一个个看着人模人样气势非凡极为端庄,现在方明白随便哪一个都能扔到戏台上去演戏。

        夏侯拓也逐一将夏侯令承袭爵位的事情拜托了几位,四大天王没一个推辞的,几乎个个都拍着胸脯做了保证,就差发誓了。对四位天王来说,这种顺水人情不送白不送,夏侯令能不能承袭天翁的爵位对真正的大势影响不大,此般情况下,夏侯拓的面子大家也的确要给。

        夏侯令刚接手夏侯家,手上的事情也多,偏偏这几位来了他还不好不陪客,终于将这几位打发走了后,夏侯令赶紧将家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

        等到他再次来看望父亲的时候,发现父亲已经从屋里出来了,挪到了最喜欢的那棵大树下,躺在一张躺椅上,身上盖着一张毛毯,夏侯承宇正陪在边上说话,亲自剥吃的东西喂进夏侯拓的嘴里。

        半眯着眼睛的夏侯拓似乎很享受这种滋味。卫枢束手在一旁静默而立。

        “娘娘!”夏侯令上前行礼。

        “二叔!”红着眼眶的夏侯承宇赶紧站了起来点头示意了一下方重新坐下,对于夏侯令她现在也不敢托大了,这位已经是夏侯家新的主人,以后她还有很多需要仰仗的地方。

        “父亲!”夏侯令随后又对夏侯拓行礼。

        夏侯拓没理他,目光盯在了黯然低头的夏侯承宇身上,嘴里还嚼着夏侯承宇刚才喂的东西,咽下嘴里的东西后,忽然慢慢抬手,示意夏侯承宇把脑袋送了过来,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脑,轻叹了一声,“丫头啊,这些年委屈你了?!?br />
        头回听到爷爷说出这话,真正是触动了心弦,夏侯承宇顿时情绪失控,顺势趴在了夏侯拓的胸前嚎啕大哭,憋了这些年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在那哽咽不停道:“爷爷,承宇舍不得您,以前都是承宇不好,是承宇惹您生气了,承宇不要您死…”

        “傻丫头,爷爷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能有不死的人,只是活的长与短的问题,劫难来了谁也逃不了?!毕暮钔厍崆崤淖潘暮蟊?,安抚道:“丫头啊,不要哭,不要哭!抬起头来,爷爷有话对你说?!?br />
        夏侯承宇抬起身子抹着眼泪哽咽。

        夏侯拓道:“爷爷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今天再对你说一遍,记??!只要夏侯家不倒,你就不会有事,听明白了吗?”

        夏侯承宇哽咽着连连点头道:“孙女明白了?!?br />
        看她那情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夏侯拓也没再跟她啰嗦,掸了掸手道:“我和你二叔还有事谈,去吧!”

        夏侯承宇也不敢妨碍他们的正事,只好告退。

        没了其他人,夏侯令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那几位跑来探望父亲怕是没安好心?!?br />
        夏侯拓冷哼一声,“他们那点小心思路人皆知,怎么,你怕了?”

        夏侯令再次犹豫,最后直言不讳道:“并非儿子怕了,只是家里目前的许多情况儿子都不清楚,怕应对不周全?!?br />
        夏侯拓道:“我还没死呢,没人敢动你。就算我死了,一定的时期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留下了足够的时间给你做准备?!?br />
        夏侯令:“就怕他们也知道这点,不会容我做好充足的准备?!?br />
        夏侯拓闭眼道:“多虑了,虎虽死,虎威犹在!”

        见他如此有底气,夏侯令心里也有了信心。

        两人聊了一阵后,夏侯令告退,没走几步,忽听父亲喊了声,“老二!”

        夏侯令停步回头转身,只见夏侯拓睁开了一条眼缝盯着他,“答应我一件事情?!?br />
        夏侯令赶紧回来听命,“儿子听着?!?br />
        夏侯拓徐徐道:“不管以后有什么变故,不管以后承宇那丫头做了什么事,夏侯家的人必须记住一点,必须尽力保全她的性命,实在不行就把她接回家里来,找个环境好的场所安置,厚待礼遇,保其寿终正寝!你能做到吗?”

        夏侯令愣了一下,随后正色道:“此事儿子定当铭记在心!”

        夏侯拓淡然道:“还有件事,我那些妾室,我死后,有儿女的让她们随儿女去,没儿女的让她们跟我一起走吧,这事卫枢会处理好的,不会让你背负什么罪名?!?br />
        这无疑是要让几百号人陪葬,夏侯令吃惊不小,看了眼神色平静的卫枢,压下了想问的话,点头应下,“是!”

        “嗯!去吧?!毕暮钔赜直丈狭搜劬?。

        夏侯令躬身告退,走远了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父亲的精神好像比在屋里的时候好了一点,在屋里说话时那是真的病怏怏,而此时虽然也是病怏怏,但他却又感受到了父亲身上的那股含而不露的气势。(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圣王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