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一七四零章 查!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次月天庭朝会,各方关注,夏侯天翁寿宴上定下的赌局期满,胜负要见分晓,青主上朝之前就命人先向朝堂等候的众臣们先公开了鬼市总镇府十万精锐的名单,惹得满朝骇然,十万人马竟无一彩莲以下的修士,其中法力无边修士居然达到三十人之多?!疚薜靶∷低鴚ww.www.zag459rv.com】

        待到朝堂上的沸腾情绪平复下来后,青主才慢腾腾临朝,他也没有在朝堂上提及打赌之事,这里不是夏侯拓的寿宴,倒是斥责了四军的四位侯爷,不知从哪揪出了一点毛病,直接将这四位侯爷给免职了,从近卫军调了人去接任侯位。满朝大臣静默无声,没人反对,这是上朝之前就心中有数的事情,青主必然要搞人下去,就看谁倒霉了。

        对众臣来说如今真正关心的已经不是这个事,从周召被广天王清理,从看到鬼市总镇府的名单开始,甚至有人在还没有看到名单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四军即将面临惊涛骇浪,给大家压力的不是青主,而是四大天王,大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份名单出来后的后果,爆发的契机已经到了。

        所以今天的朝堂上显得有些安静,大家各自心事重重,几乎是青主一个人在那发挥。

        青主正式下令幽冥之地设置都统一职,鬼市总镇牛有德擢升为幽冥都督,这一条也没人反对。

        直到最后一个议题出来才掀起了一点动静,青主正式下令将幽冥之地化为天牝宫属地,夏侯拓这次没有来参与朝会,其子夏侯令跳了出来强力反对,夏侯系人马亦跳了出来反对,左督卫指挥使破军跳了出来反对,青主的近卫军指挥使跳出来公然和青主唱对台戏是很罕见的事情,闹得青主脸色很难看,右督卫指挥使武曲保持着沉默,司马问天和高冠也没有表态。

        谁知四军派系大臣却是一片赞同之声,哪怕有破军跳出来相助。也同样将夏侯系不大的声音给淹没了,让青主的这道天旨得以顺利通过。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幽冥之地有了名分上的正式主人,天牝宫!

        散朝后。夏侯令沉着一张脸离开了,四军大臣还没完全走出天宫就陆续接到了四大天王的召集,命他们散朝后前往四军各自的中枢议事,四军各自的中枢自然就是指四位天王那。

        有了青主的旨意,一切都好说。没多久,天牝宫亦指派了近卫军人员火速赶往鬼市总镇府下达法旨,这道旨意一出,夏侯承宇兴奋得在天牝宫内来回走动不停,同时也紧张的不行,不知道夏侯家那边会有什么反应。

        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巍巍天宫华丽建筑,低头看着自己肚子摸了摸,如今这是她最大的倚仗了。

        天翁府邸,上朝归来的夏侯令神色平静。天翁府邸的人看不出他有任何异常,一进御园,他的脸色方又沉了下来,暴露了真实情绪。

        擎天大树下,夏侯拓躺在躺椅上打盹,卫枢静立在旁。

        黑着脸的夏侯令走到躺椅旁行礼后,沉声道:“父亲,朝会上出事了,青主把手伸到我们这边来了?!?br />
        卫枢道:“二爷,老爷刚刚已经知道了。天后那边接到旨意后也传讯解释了,说她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事?!?br />
        夏侯拓冷笑道:“青主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躺在躺椅上的夏侯拓突然闭着眼睛来了一句,“牛有德离宫受刑时是天牝宫的人及时救治的。牛有德在绿央园养伤时天牝宫又派了人去探望,承宇那丫头似乎对牛有德很感兴趣啊,卫枢,问一下天牝宫那边接旨时的情况?!?br />
        夏侯令两眼骤然眯起,眼缝里隐隐冒出凶光。

        卫枢亦是神情一凛,似乎明白了什么。迅速摸出了星铃联系天牝宫那边。

        没多久之后,卫枢收了手中星铃,微微对着躺椅躬身道:“老爷,青主的法旨到天牝宫时,天后并未有任何抗拒或婉拒,而是直接接旨了?!?br />
        躺在躺椅上的夏侯拓依然是波澜不惊,两眼不睁徐徐道:“承宇那丫头若是不情愿,青主就算下这道旨意也没任何意义,改变不了任何现实,看来青主事先已经和承宇那丫头沟通过了,丫头事先是知情的,却没有跟这边打招呼,看来丫头对夏侯家颇有怨念呐!”

        “她想干什么?”夏侯令猝发怒意,犹如被激怒的狮子一般来回走动一番,指着外面怒斥道:“她以为她坐在那个位置上就真能母仪天下了?她也不想想是谁把她扶上那个位置的?鬼市那边向来是信义阁说的算,她也不想想青主如今把那一块地盘划给她是什么用意,一山不容二虎,摆明了在离间夏侯家和她的关系,没了夏侯家的支持,她能在天宫站住脚吗?竟愚蠢到如此地步,竟如此轻易被人利用!满朝大臣在那推波助澜是什么意思,说明大家都明白了青主的意思,只有她一个人愚蠢的不可救药!”

        闭眼不睁的夏侯拓淡然道:“她如今的确有了在天宫站住脚的本钱,她那挺着的肚子就是她获得青主支持的最大本钱,人没底气就没胆子,有了底气胆子自然就来了?!?br />
        夏侯令怒声道:“我还真是小瞧了她,竟敢反咬一口,夏侯家能让她肚子大起来,就能让她肚子瘪回去!”

        卫枢听的暗暗心惊,难道要在天宫对天后的肚子下手么?真要闹出这事来,届时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人头要落地了。

        夏侯拓:“老二,你这是在说混话,丫头肚子里毕竟是青主的骨血,是青主在世上唯一的至亲,不管谁动了丫头的肚子都是触碰了青主的底线,那后果是会让夏侯家付出惨痛代价的。你也说对了,青主这样做就是有意离间丫头和夏侯家的关系,归根结底是不想让丫头肚子的骨血受夏侯家的影响太大?!?br />
        夏侯令咬牙切齿道:“青主这一招太阴狠了,承宇既然有心,一旦让她尝过了权利的滋味,若夏侯家强行中断她手上权利的话,她心里必将恨夏侯家入骨,可若放任她为所欲为将来搞不好难以收场,青主这一招我们避无可避,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必然要逼得我们和承宇之间产生裂痕!”

        “你急什么?出了事就解决,担心再多也没用?!毕暮钔卣隹鄱⒆畔暮盍钏盗司?,立刻将夏侯令满脸的戾气压了下去,夏侯拓起身,卫枢上前扶了一把,夏侯拓站起后缓缓踱步,道:“你以为不出这事承宇那丫头就不恨夏侯家了吗?没坐上那个位置还罢了,坐在了那个位置却受人摆布这么多年,换了你也一样受不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意料之中的事情而已,只是爆发早晚罢了,当年送她入宫时就有心理准备?!?br />
        夏侯令一怔,放心不少,跟随他身后道:“如此说来,父亲早有应对准备?”

        “哼哼?!毕暮盍钜×艘⊥?,叹道:“需要应对吗?承宇高兴也好,不高兴也罢,恨夏侯家也好,不恨夏侯家也罢,关键的地方在我们夏侯家自身的实力够不够,只要自身过硬,她再恨夏侯家又能如何,能改变什么吗?青主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又岂是她能改变的?只要咱们自身过硬,她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还要倚靠夏侯家,都还是夏侯家的女儿,都照样要畏惧夏侯家,她肚子里孩儿出来后都要争取夏侯家的支持,这才是归根结底的真相,其他的什么恨不恨都是表象,恨夏侯家的人还少了吗?急于将夏侯家除之而后快的人还少了吗?不在乎多她一个。你呀,多大点事情,就把你急成了这样?”

        夏侯令忙道:“儿子只是痛恨这种吃里扒外的人,不怕外面风高浪急,就怕自己窝里乱,才一时怒急?!?br />
        “就怕自己窝里乱,说的好??!”夏侯拓回头,给了夏侯令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接着继续前行,徐徐道:“你们不奇怪吗?承宇那丫头明知道她身边遍布夏侯家的人,就算得到了那支人马也是间接操控在夏侯家的手里,夏侯家根本不可能容许她擅自乱来,那她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能跳过夏侯家直接与那支人马联系,或者说她能直接和那支人马的掌控者牛有德联系。承宇那丫头什么时候和牛有德直接联系上了?她身边的人怎么会一点都不知情?好不容易捏了支人马在手,我想她也不会愿意受到其他人的摆布事事经过青主那边的手,真要这样的话就失去了她不惜得罪夏侯家也要掌控这支人马的意义,所以问题很有可能还是出在她的身边,她自己是不可能独自跑去和牛有德会面的。而能让承宇有此野心也必然是赌约开始后才有的,看不到前景她是不会这样干的,范围可以缩小到这期间和牛有德见过面的人。卫枢,天牝宫的人,查!”

        “是!”卫枢拱手应下,转身而去,迅速布置此事。

        数日后,天牝宫内略有动静,一间厢房内,娥眉冷冷看着一名下站的仙娥,那名仙娥满脸的紧张害怕,语带颤音道:“长使姑姑,不知何事召见奴婢?”

        娥眉冷漠道:“牛有德在绿央园养伤期间,听说天牝宫有人私下去过绿央园和牛有德悄悄会过面,你知道是谁吗?”

        此话一出,那仙娥吓得噗通跪地,脸色惨白,浑身哆嗦。(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重生小地主 召唤万岁 神座 重生之温婉 官场之风流人生 光明纪元 九星天辰诀 官术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