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一五零九章 撞破奸情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这么点路怎么来的这么晚?我还以为你路上出什么事了?!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zag459rv.com】”苗毅抬手摸了摸她脸蛋。

        皇甫君媃趴他耳边吐气如兰道:“沐浴了才过来的,茶回头再喝,先抱我进去?!鄙粲械沭と?,语气近乎呢喃,听的人骨头都发酥。

        毕竟千年未近女色,苗毅瞬间被撩拨的心头一热,发现这女人平日里端庄示人的背后依旧还是那么主动,还是那么热情如火,真让人受不了。一想到这女人出类拔萃的屁股,苗毅更是心头火热,胳膊一拉,温香软玉拽入自己怀中,横抱了起来,快步进了寝居内……

        西城区外的山崖洞穴中,一个名叫刘桑的老妇人闪身入内,她是皇甫端容身边的老嬷嬷,皇甫端容还是小时候的时候就伺候在了皇甫端容的身边。

        此时的刘嬷嬷快步走到山洞里头盘膝打坐在石榻上的皇甫端容身边,禀报道:“大掌柜,小姐那边有情况了?!?br />
        皇甫端容霍然睁开双眼,“什么情况?”

        刘嬷嬷道:“小姐易容翻墙离开了会馆,从东城门出去了,进了那边山中的一座园子里?!?br />
        皇甫端容精神一振,放了双脚下榻站起,问:“看到她和什么人见面没有?”

        刘嬷嬷摇头:“跟踪的人怕园↘t子那边有守卫会被发现,没敢跟的太近,只能确认小姐进去了,至于是跟什么人见面就不得而知了?!?br />
        皇甫端容快步走到了洞口,抬头看向夜空,明月耀清辉。心中自言自语,“丫头啊。希望娘的猜测是错的,否则大晚上往山里面偷偷摸摸会男人。你让娘情何以堪?”回头又落落一声,“问清楚在什么位置!”

        刘嬷嬷立刻摸出星铃联系,问出了结果后把详细情况转告。

        皇甫端容:“命人把那一带围起来,不许一个人走脱!”

        “是!”刘嬷嬷应下,又摸出另外一只星铃准备布置,谁知皇甫端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等等,通知大家,不要靠的太近。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br />
        毕竟是家丑不便外扬,万一女儿真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帮人闯进去撞破了,那女儿的名声也就毁了,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另为了防止‘奸夫’走脱,她又补了句,“如果发现有人脱逃,立刻拦下,务必搞清是什么人!总之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闯!”

        刘嬷嬷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了再补充的,这才应下布置。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不到,得了回复的刘嬷嬷告知:“大掌柜。人已经按您的吩咐布置好了!”

        两人立刻先后跳下山崖,在夜色中贴着山峦走势快速飞向城东方向的山林。

        没多久,刘嬷嬷在湖畔落下?;矢Χ巳菰蚨雷砸蝗朔晒粗背逡郎桨脑白?。

        “什么人?”园子后方山顶上传来一声施法厉喝,是阎修的声音。

        屋内榻上。正在剧烈翻云覆雨纠缠在一起的狗男女顿时僵住,皇甫君媃扭头回看苗毅。一上一下面面相觑,阎修这一嗓子对两人来说实在是有够惊魂的。

        阎修从山顶掠来,闪身落在了园中的一棵大树上,拦在了飞来的皇甫端容前面。

        皇甫端容锐利目光扫过阎修没有做停留,而是将目光直接投向了紧闭的内寝之地。首先是她看到了阎修是刚才从山上下来的,其次不认为阎修是‘奸夫’,她相信自己女儿还不至于没品到这个地步,能找一个死人脸的糟老头子。

        “媃媃,娘已经派人把这一带围住了,谁也走不了!”皇甫端容施法聚音‘轰’向寝居间。

        娘?闻听此自称,阎修有些无语地回头看向寝居间紧闭的大门,他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看到大人在园子里抱了群英会馆的掌柜的皇甫君媃进卧房,知道大人在背着夫人偷人。

        现在突然冒出个自称‘娘’的人,难道是皇甫君媃的娘跑来捉奸来了?

        汗!他都不禁为大人捏把汗,他自然是不会到夫人那里告小状的,可这事万一要传开了传到夫人耳朵里去了,那可就麻烦大了,家里可是夫人说的算的。

        屋内榻上香汗淋漓的皇甫君媃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什么‘雅兴’都没了,声音发颤,“是我娘!”

        她有点想不通,娘不是已经走了吗?这都过去几天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苗毅憋着嗓子惊呼一声,也有种吓得魂飞魄散的感觉。

        榻上的情形顿时精彩无比,分开的两人手忙脚乱拉扯着衣服穿戴,那叫一个急啊,差点没闹出个男女混穿来。抓了件肚兜抖开的苗毅有点傻眼,比划了一下,发现不知该往身上哪里套,没穿过??!随后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衣服,是皇甫君媃的**,这是有点急糊涂了。

        暗呸一声,苗毅随手将肚兜扔到了皇甫君媃那披头散发的脑袋上。

        皇甫君媃抓到手一看,都这个时候了,能省一件是一件,还穿什么肚兜,她外衣都快穿好了,直接塞进了储物镯。

        “怎么办?”

        “怎么办?”

        手忙脚乱穿衣服的两人突然异口同声问出了同样的话,不禁暂停面面相觑一眼。

        很快,两人又继续手忙脚乱起来,苗毅不禁埋怨,“你怎么回事?怎么让你娘跟来了?”

        皇甫君媃哭死的心都有了,“她早就走了,我怎么知道她会出现在这里?”一个人女人家这种事情被抓住,比男人更难堪,恨不得一头撞死。

        苗毅:“还用说吗?肯定是跟踪你来的。你娘说把这一带围起来了,你说是真的还是在诈唬我们?”

        皇甫君媃:“凭我娘的执掌号令,调点人围住这里根本没任何问题,应该…不会有假!”

        苗毅有点心惊肉跳道:“那你娘认不认识阎修?”

        皇甫君媃有点埋怨,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个?!拔以趺粗??若有心关注情报的话,不难认出阎修的长相?!?br />
        苗毅手上一停,有点茫然,他还想着如果皇甫端容不知道里面是谁,他还可以易容突围而去,可如果认识阎修的话,估计只要不是太傻的人都知道阎修是他的手下,能让阎修为这种事情守门的,屋里的人是谁用屁股也能猜到。

        可话又说回来,逮住了皇甫君媃的话,他突围出去扔下皇甫君媃算怎么回事?带上皇甫君媃一起突围?人家老娘都知道自己女儿在这干见不得人的事情,皇甫君媃能从这里跑脱,难道还能逃出皇甫家不归不成?对一个未嫁女子来这种事情面对老娘的逼问,被抓个正着的皇甫君媃能不招吗?

        匆匆穿好衣服的皇甫君媃背对他,“快给我整整头发?!?br />
        苗毅悲愤道:“你娘如果认识外面的阎修,不用猜也知道我在里面,还整屁的头发!我说你怎么搞的,有人跟踪都不知道吗?”

        皇甫君媃刚也着急没往这头上去想,这稍一理智,瞬间懵了,知道什么都完了,自己老娘是有备而来的,这回…纸包不住火了!

        其实是两人做贼心虚,皇甫端容一时间还真没看出阎修是谁。

        “媃媃,你这是想让娘下令围攻吗?娘不让大家靠近,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莫非真的连最后的脸面也不想要了?”皇甫端容冷喝一声。

        嘎吱一声,门打开了,衣服还没穿戴利索,头发也只是笼统往后梳理了一下的皇甫君媃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出现在了门口,低着脑袋,不敢看自己娘,慢慢走了出来。

        站在树上的阎修也闪身离开了,飞落在了外园,苗毅传音让他退下的。

        月色下,皇甫端容冷冷看着站在自己跟前低头不语的女儿,慢慢从笼在腹部的袖子里伸出一只手来,两根手指托着女儿的下巴,慢慢将女儿通红的脸蛋抬了起来。

        更让皇甫君媃不堪的是,皇甫端容身子微微前倾,嗅了下女儿身上气味。

        身为过来人的皇甫端容这一嗅,就明白了女儿刚才在屋里干了什么,松开了女儿的下巴,目光投向了打开的那扇门,冷哼道:“里面的人穿好了衣服没有?”

        这句话差点没问得屋里的苗毅一个趔趄摔倒,扶榻而坐的苗毅那叫一脸悲愤,这让他怎么回答?

        他发现,怎么每次跟皇甫君媃偷偷摸摸的时候总是这么提心吊胆,上次差点被自己夫人给捉住,这次又被皇甫君媃的娘给撞上了,看来这偷偷摸摸的事情真的干不得。

        他在里面无语问苍天,他苗毅当年好歹也是个热血少年,最不耻类似龌龊勾当,怎么如今就堕落到了如此地步?

        外面的皇甫端容却又是一声冷笑,“怎么?屋里的人敢做不敢当吗?”

        “咳咳!”屋里的苗毅别扭干咳两声,“好了!”

        院子里的皇甫端容这才摸出了星铃,传讯刘嬷嬷,表示这里没事,是一场误会,让其将所有人给撤回,她不想自己女儿这种事情被其他人知道,毕竟不是什么多光彩的事情。

        收了星铃,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女儿的手腕,可谓是拖着向屋里走去。

        这一入屋内,皇甫端容冷目一扫屋里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的‘奸夫’,顿时惊得瞪大了明眸,难以置信地看着苗毅。

        苗毅她是认识的,当年商谈正气杂货铺事宜的时候,两人也曾多次见面,她怎么都没想到和女儿有奸情的人居然是这个牛有德!(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无尽剑装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官仙 神煌 圣堂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