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八字-八字与科学 2018-03-29
  • 国内联播快讯20180328 2018-03-29
  • 申请作家--飞卢小说网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仙女详细讲解 2018-03-29
  • 卖偷拍赚钱!明星从卓伟处买回的偷拍或超亿元 2018-03-29
  • 上周南昌新房成交632套 新力龍湾再夺网签第一 2018-03-29
  • 抱歉,我不是李彦宏口中的“中国人”荔枝时评 2018-03-29
  • 国家食药总局关注一次性产包风险 要求加强质控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5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孙杨霸气宣战霍顿我是泳池王者 1500米你没戏 2018-03-29
  • “3亿人上冰雪”目标如何实现? 2018-03-29
  • 死缓罪犯寻亲DNA鉴定出炉 确定系30年前被拐男孩 2018-03-29
  • 辽宁舰特殊时刻驶入台湾海峡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2018-03-29
  • 一缕阳光之绿色奉献第二弹!植树助人让公益前行 2018-03-29
  • 济宁文明祭扫渐成新风尚 清明“刚需”捧红菊花 2018-03-29
  • 第一零五八章 真黑呀!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跃千愁   书名:飞天_飞天无弹窗_飞天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zag459rv.com     毕竟皇甫君媃不是官身,擅闯统领府那是触犯天条的事情,皇甫君媃再有关系背景也不可能和天条对着干,就算把皇甫君媃给请来了,徐堂然打定了主意不见她,皇甫也没办法?!疚薜靶∷低鴚ww.www.zag459rv.com】

        谁不知道雪玲珑是皇甫罩的,徐堂然这个时候敢动,显然是不担心皇甫君媃那边。

        可是没办法,徐妈妈这个时候除了找皇甫君媃帮忙找不到别人,守城宫的二总管她倒是认识,可她在这些达官贵人中间周旋这么多年,太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了?;故悄蔷浠?,天帝亲口封的功臣要睡个戏子,二总管虽然也是女人,可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徐妈妈摸出了星铃,紧急联系皇甫君媃,希望她能有办法。

        而此时的皇甫君媃正是郎情妾意旖旎之时,她硬是把苗毅给搞来了还能干什么,无非是食髓知味qule)d后芳心寂寞,盼着和情郎情情爱爱。

        苗毅其实已经被她搞怕了,碰上这种缠人的女人不怕都不行,若真是孤家寡人还没什么,关键他是有家室的人。

        可孤男寡女一旦共处一室,皇甫君媃有意撩拨之下,加上她那身段和姿色的确有那本钱,的确有吸引苗毅的地方,何况苗毅又百年未开荤,三下两下就把持不住了,终究还是在榻上滚在了一起。

        就在已经双双赤条条,就在箭在弦上苗毅正欲上马驰骋纵横之际,被来讯惊扰的皇甫君媃有些恼怒,不知谁坏了她的好事。施法一查探储物镯里,发现竟然是徐妈妈的来讯。

        她知道的。徐妈妈没要紧事绝不会在大晚上惊扰她休息。

        只好极不情愿地推开了苗毅,摸出了星铃。了解了是什么事后,也是一惊。

        她也没想到徐堂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雪玲珑下手,脑子稍微一转,就知道麻烦了,雪玲珑自己怕是保不住了!

        徐堂然敢在这个时候动手,就算她现在赶去了也没用,不让进统领府见不到徐堂然的面什么都是假的,硬闯统领府无视天规的后果很严重,连夏侯龙城那种背景都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是她这种没官身的。

        一旦等到徐堂然把雪玲珑给生米煮成熟饭了,介时说什么都晚了,如今的徐堂然得天帝金口挟大功而来,木已成舟后就算找人告状也没用。难道让徐堂然的上司为了个戏子把徐堂然给免了?这是不现实的事情,又何况是天帝刚开过口褒奖过的关口!

        睡都已经睡了,大不了看她皇甫君媃的面子让徐堂然负责而已,最后的结果无非是顺水推舟让徐堂然纳了雪玲珑做妾,这显然正合徐堂然的意,简直白白便宜了徐堂然。

        而上面也不可能会有人勉强徐堂然娶个艺妓做正室。这和世通的价值观不符,这时代的艺妓其实比青楼的姐儿高贵不到哪去,无非是卖艺不卖身而已,逼一天庭统领娶妓做正室算什么事。

        这种事别说徐堂然的上司不会干。就算是天下的女人也不会答应,让一艺妓的地位高过良家妇女开什么玩笑,以后自家男人去青楼逛的时候被哪个狐狸精怂恿一下还得了!大多数的女人本就看那些妓子不顺眼。巴不得那些妓子永远只能卖,永世不得翻身才好。别忘了这天元星也是女人在坐镇!

        这下皇甫君媃也有些急了,雪玲珑毕竟是她认识多年的姐妹??尚焯萌荒腔煺似粼谡飧鍪焙蛳率?,哪怕她事先知道提前找徐堂然打个招呼,徐堂然也不至于完全不给她面子。

        等到睡都睡了,徐堂然装糊涂时你拿他一点脾气都没有,搞不好回头还得送上一份纳妾的厚礼。

        这一有事打扰,她在那忧心,苗毅也冷静了下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迅速下榻捡自己的衣服。

        血脉喷张的身段光溜溜半坐的皇甫君媃目光一扫,落在苗毅身上的双眼瞬间亮了,办法不就脱光了坐在自己边上么,庆功宴上她就已经发现徐堂然一直在看苗毅的眼色行事,徐堂然和慕容星华明显都以这家伙马首是瞻。

        当即半扑了过来,丰糯白皙的身子趴在了苗毅的后背,搂住了苗毅的脖子,不肯放,“你去哪?”

        “你有事,我还是不打扰了?!泵缫阆氤没镒?。

        到嘴的肉没事都不想放他走,现在有事就更不会放他走了,搂紧了撒娇道:“牛有德,我遇上麻烦了,帮我一个忙吧?!?br />
        苗毅没她修为高,扯了两下她胳膊没能扯开,顿时无奈道:“你开什么玩笑,你如果真遇上麻烦凭你的关系都解决不了,我哪能帮上什么忙?!?br />
        “这个忙也许还真的只有你帮合适?!?br />
        “别逗了?!泵缫慊乖谀钦踉肱?。

        皇甫君媃用力将他扳倒了回来,趴在了他身上,正儿八经正色道:“雪玲珑遇上麻烦了,刚从守城宫回来时,被徐堂然派人直接在大街上给劫回了西城区统领府?!?br />
        苗毅愕然,一时间没转过弯来,“老徐劫她干嘛?他们没仇吧?”

        看他不像装的,皇甫好气又好笑,这人鬼精的时候精明的很,但情商实在低的可怜,掐了他一把,冷笑道:“一个大男人大晚上把一个女人劫回去,你说还能干嘛?”

        “……”苗毅愣了愣,终于恍然大悟,顿时呵呵笑道:“徐堂然眼光不错嘛,雪玲珑的姿色没话说,加之才艺双全?!?br />
        他琢磨着徐堂然是知道马上要跟寇文蓝离开了,该吃的肉趁早咬进嘴。

        “你还笑的出来!你和徐堂然肯定有联系的星铃,赶快打声招呼,让他快住手。晚了就来不急了?!?br />
        “晚了就晚了!”苗毅一把推翻她,又坐了起来?!叭思夷形椿?,女未嫁。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东城区的统领去干预人家西城区统领的私生活也说不过去,回头大不了让老徐把雪玲珑给娶了不就完了,我想徐堂然肯定乐意?!?br />
        “不行!雪玲珑真要嫁的话,人家早就是都统级别的小妾了,哪还轮得到一个小小统领染指?!?br />
        “看不起小小统领你还找我干嘛?!泵缫悴恍家簧?,顺手抖开了手里的衣服就要穿起,摆明了打定主意不帮这个忙。

        皇甫君媃却是一把扯掉了他手里的衣服,“算我说错话了行不行?你就当帮我一次忙行不行?”

        苗毅叹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不能帮这个忙,这次考核徐堂然是捡了条命回来,睡个戏子不算过分吧?又不是什么强抢良家妇女,本来就是出来卖的,最后跟谁不是跟,徐堂然放松一下,不管谁拦都说不过去。再说了,雪玲珑总不能一辈子卖唱吧,徐堂然好歹也有些身份地位…我不妨跟你透露一声。徐堂然可能快要升大统领了,娶了雪玲珑,也不算辱没她,跟了徐堂然也不会比她卖艺赚的少。以后也不用再出去抛头露脸去讨好别人,这是好事??!有什么好拦的?!?br />
        世俗观念如此,他苗毅也不例外。他平常不去青楼是什么原因?本也就是看不上那里的人。如同一般人的评断一样,雪玲珑那身份比青楼女子的身份高贵不到哪去。

        再说了。他和雪玲珑压根就没什么交情,面倒是见过数次??闪岸济凰倒裁?,没交情!犯不着为个雪玲珑去坏徐堂然的好事。再说了,毕竟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他不去帮徐堂然的忙都是好的,哪会去坏事。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只问你帮不帮?”

        “不帮!”

        “行!那我就让云知秋来求你?!被矢龐Y气呼呼摸出了一只星铃。

        苗毅神情一僵,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别太过分了!”

        皇甫君媃:“雪玲珑是我姐妹,换了你,你能看着自己姐妹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管?你帮不帮吧?”

        西城区统领府,押着马车进了统领府大门后,偏将李常在加派了十几人守住大门,沉声叮嘱道:“统领大人有令,任何人来找,一律不见,谁敢擅自放人进来,小心自己的脑袋!”

        “是!”一群人领命,立刻将大门给封死了。

        官邸大门前的台阶上,徐堂然换了身儒雅便装,负手而立,笑眯眯看着押来的马车。

        李常在率先闪身过来,拱手谄笑道:“大人,卑职幸不辱命,天香楼的头牌给大人请来了?!?br />
        徐堂然微笑点头,见到马车停下,喝道:“怎可怠慢,还不快快有请!”

        李常在立刻闪身到马车旁,揭开了帘子,笑道:“雪姑娘,统领大人有请!”

        雪玲珑也不是傻子,猜到了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双手正忐忑不安地紧抓在一起,银牙咬唇,最终硬着头皮钻出了马车,走到台阶下行礼,柔声细语道:“见过统领大人!”

        “不用多礼!”徐堂然闪到了她面前,伸了双手亲自去扶。

        雪玲珑却赶紧后退一步,避开了某人的魔爪,她只希望能拖就尽量拖下去,希望救自己的人能来,她也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的好姐妹皇甫君媃身上。

        没能碰上,徐堂然扫了眼她那倾国倾城的脸蛋,也不以为意,呵呵一笑,侧身伸手道:“里面请!”

        雪玲珑不敢不给他面子,一身白裙慢慢跟在了他的身后,进了官邸内。

        徐堂然也怕夜长梦多,趁早吃进了自己嘴里的才是自己的,直接领着雪玲珑穿过雅致的庭院,直奔自己的寝居之地。

        走到了他卧室的门口,雪玲珑哪里还敢进去,停步道:“大人不是要听曲吗?这庭院中的环境就不错?!?br />
        “诶!屋里唱也一样?!毙焯萌焕恋迷僮跋氯?,返身回来就要去抓她的手。

        雪玲珑一个闪身退开,眉心露出了一品金莲,婉拒道:“大人,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徐堂然呵呵一笑,彻底露出了真面目,“姑娘倾城绝色,本统领又岂能舍得让你卖身,你放心,过了今晚,你就不用再去抛头露脸了,做我的妾室吧,不会委屈了你?!彼蛋?,又要去抓她。

        “大人请自重!”雪玲珑再次后退。

        徐堂然脸色沉了下来,“逼得本统领用强就没意思了,来了这里你还跑的了吗?”。再次伸手。

        唰!雪玲珑突然摸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露悲愤道:“还请大统领放过小女子,否则小女子宁死不从!”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想死很容易,本统领再多拉些你的亲朋好友去陪你!”徐堂然手一背,喝道:“来人!”

        李常在的身形立刻从外面闪来,有些诧异地看了眼雪玲珑的举动,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刚烈,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徐堂然沉声道:“本统领在此听曲,竟有人意图行刺本统领!我怀疑天香楼聚积着一群反贼,你立刻点齐人马去围剿天香楼,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李常在果断应下,心里却嘀咕了一句,真黑呀!

        “大人!”雪玲珑悲呼一声,手里的匕首松开了,当啷落地,站在那垂首不语,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

        什么意思很明显了,放弃了抵抗!

        徐堂然眉头一挑,抬手轻轻挥了一下,“看来是我误会了,不要打扰我听曲!”

        “是!”李常在瞥了眼雪玲珑,快速退下了。

        就在徐堂然走到雪玲珑面前伸出手欲要挑起她楚楚可怜的粉嫩下巴时,徐堂然突然怔了下,储物镯里的星铃响了。

        他本不想理会,这个时候有人找怕是和这女人脱不了干系。

        不过还是施法查看了下是谁的消息,万一是寇文蓝的,不接就不好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竟然是苗毅的,徐堂然挠了挠头,有些牙疼了,那彪乎乎的家伙不会是给这女人求情的吧?

        他本打算今晚除了寇文蓝的消息,谁都不理会,等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再说,不过他估计寇文蓝也会成全自己不会坏自己的好事,别人就算找到寇文蓝也没用,然而千算万算漏算了苗毅。

        这个时候了,他倒是不想理会苗毅,可他不敢,把那家伙惹火了他吃不消,回头那家伙可能会亲自跑来,自己照样成不了好事!自己还敢告他擅闯自己西城区统领府不成?

        无奈之下只好拿出了星铃,问:牛兄,有事?

        苗毅的回复就一句:你他妈有病吧?尽给老子找麻烦!

        徐堂然心虚问:牛兄何出此言?

        苗毅:少跟老子来这套,立刻把雪玲珑放了,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未完待续……)

        第一零五八章真黑呀?。?br />
        ...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逐欲红尘 苍老的少年 霸剑傲苍穹 飘渺双雄 日耀风云 形变星君 瞳言无忌 洪荒之我意随心 天耀晨芒 异界都市之神游 七君子 斗破苍穹之邪尘傲世 我的身上有美女 迷途之红颜 一世孤客行 纵横法玛 大唐稀客 放肆惊天 黑幕传说 天宫奇谈